Category Archives: ZT/reposts

结婚五年后 zt

记得刚新婚的时候,早晨时必定会在他怀抱中醒来,我总是红着脸不敢说一声早,怕嘴里的口 气弄皱了他的眉;漱口杯与牙刷坚持要和他用同款不同色,摆在一起看才有夫妻的感觉;我会帮他打点上班的衣物,什么衬衫配什么领带,经过我的审美才准他穿上 身。起了床到餐桌上,为了他的健康,我每天变换不同花样的早餐,晴朗的天可能是培根蛋加上烤土司;有些下雨的话,或许来点小米粥搭酱瓜咸蛋;要是阴天,不 如就吃些外头的烧饼油条和豆浆……招式用到我变不出新把戏,可是我乐此不疲。 除了当一个贤慧的妻子,我亦毫不掩饰对他的热情,「我爱你」是每天恭送他出门上班一定说的话,然后附加一个亲密的吻,即使他大多时候只是浅浅一笑,也足够我高兴个老半天。 但是,五年过去了。 我相信还不到痒的时候,可是,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我和他的互动?早晨起床,他的位置往往已空荡,只能由皱褶的床单证实他确实存在过,即使他偶尔睡过了头或者小赖一下床,也绝对是急急忙忙由床上跳起来,匆忙的梳洗着衣。 我已经快忘了被他拥抱迎接朝阳的感觉。盥洗室里的漱口杯,在几年前被打破一只后,再也找不到一模样的,而另一只因为掉到马桶里,所以也换了新的;五年内,牙刷已换了不知几支,甚至有时我们睡迷糊了,还会用上同一支,什么口气的问题都不需要掩饰了。 是 否一样颜色,一样款式,他说这些根本不重要。因此,洗手台上Hello Kitty和小叮当图样的两只漱口杯左右对峙,小叮当的杯里插着一支绿色牙刷,是 我的;Hello Kitty则是空的,因为他前一阵子已改用电动牙刷,摆在架子上。分属两个不同故事的漱口杯,以及位于两个不同位置的牙刷,彷佛在嘲讽 我们的夫妻关系,渐行渐远。因为他出门的时间早,打点他的衣着已经不再是我的事,他自己会搞定早餐?很久没有一起吃了,我同样不必费尽心思去想菜单、查食 谱,反正没人赏光。更不用说「我爱你」这句话,还有热情的早安吻,他无福消受,而且现在说起来也有些矫情了。 仔细想想,五年来,他没有说过一次「我爱你」,一次也没有。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 我和他相聚的时间,严格上来说是从晚上七点开始,也就是他下班回来之后。如果他加班的话,那时间可能要延到十点、十一点。 刚结婚的时候,我为了他去学烹饪,「要抓住男人的心,先抓住他的胃」,我深信这个铁律。所以,一些餐馆名菜常出现在我们餐桌上,宫保鸡丁、五更肠旺、葱油鸡、东坡肉……。见他吃得高兴,我也开怀,虽然不全是我爱吃的,但是,他爱吃就好。 饭后,我们会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,我陪他看新闻,听他评论国政、批判社情;他陪我看八点档,听我调侃剧情、大哭大笑。所以我知道行政院长、立法院长是什么人,他也知道当红的李世民是谁演的。 我没有料到的是,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这一切。 烹 饪班我可以说是半途而废,不知道从哪天起,他开始干涉我做菜的方法,宫保鸡丁他不喜欢太多辣椒,五更肠旺他开始抵制,葱油鸡叫我别淋油,连卤东坡肉要放多 少酱油,他都有话说。我做的菜渐渐变得简单,烹饪班也不想去了,有时候一盘炒青菜、贡丸汤和皮蛋豆腐就打发掉他,他反而没什么意见。 我想,我抓不住他的胃。 随着他加班次数的增加,我们甚少在一起看电视了,我对于国家大事可说一无所知;而他,问都不用问,台湾霹雳火的男主角是谁他绝对不可知道。 夫妻之间开始言不及义,他对我说的话,大多都是「不用等我」、「早点睡」,我跟他说的话,也几乎是「你回来了」、「菜在电饭锅热着」。 我们没有相同的话题,没有相同的兴趣,除了「夫妻」名义上的联系,我们的交流空泛的可怜,比普通朋友还不如。 多可笑的夫妻关系,不是吗? 婚前,我们曾描绘着未来的愿景,他说要生两个孩子,先男后女,哥哥可以保护妹妹;我却认为应该先享受一段两人生活,生孩子的时情倒不急于一时,只是我不想坏了他的兴致,并没有说出口。 婚后一阵子,他很积极的和我「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」,他想要孩子,从他不戴保险套的行为可以看得 出来,可是我还不想要,又怕他不高兴,于是我背着他吃避孕药。 犹 记那时,他还兴冲冲的带我到医院探视一名女性朋友,她刚生完一个四千两百公克的巨婴,神色萎糜的躺在病床上。我忘不了他隔着一块玻璃看新生娃娃时,眼中绽 放的神采,可是我更忘不了,那位女性朋友用着虚弱的语气告诉我,她整整痛了一天一夜,才求医生由自然产改为剖腹产。 我更不敢生小孩了。 五年后的今天,他似乎已经放弃生小孩这回事,毕竟只有他一头热是没用的。 可是,待在他上班之后空洞的房子里,我突然觉得生个孩子也不错,至少屋子里会热闹点,我的寂寞也会少一点。 他早就在数年前就开始用保险套了,我不清楚是什么让他改变心意,不过这也松了我一口气,我对避孕药似乎过敏,不论换什么牌子最后都落得一个水肿的下场。 我猜他六百多度的近视加闪光,应该看不出我水肿前和水肿后有什不一样,重点是,他的保险套解决了我一个大麻烦,同时又带来另一个新烦恼。 我现在想要一个孩子了,他却似乎不想,我不知怎么跟他开口。 更别提他频繁的加班,晚上常累得倒头就睡,如果我再开这个口,似乎变相增加他的压力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touching, ZT/reposts | Leave a comment


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 zt

有人提出一句,”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。不错,这算一句金庸的名言,出自郭靖之口,据说当年曾有记者问金庸谁是他心目中的侠客,他回答说邓公小平为“侠之大者”。 第二句是“欲练神功,引刀自宫”,出自笑傲江湖,葵花宝典扉页的题记,在今天流传也算很广。 第三句是,手中无剑,心中有剑,以无招胜有招,这句流传的也很远。 第四句,“为人不识陈近南,便为英雄也枉然 ”……很显然,那句“为人不识武藤兰,阅尽A片也枉然”增加了这句流行度。 第五句,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这句话原创其实不是金庸,是朱熹老夫子,但大多数人是从金庸这里初次听到。(替补:仙福永享寿与天齐)。 第六句,他强由他强,清风拂山岗;他横由他横,明月照大江。《九阳真经》上的这几句秘诀原本流传并不广,但近年来却被人活学活用,屡屡见诸于媒体字句中。 第七句,情深不寿,强极则辱。《书剑恩仇录》中乾隆皇帝送给他的胞兄陈家洛的赠言。 第八句,谁与争锋。作为一个例句,这四个字已经被用烂了,文章标题,广告宣传语,节目名,电视剧,歌曲名。 第九句,华山论剑。 第十句,问世间情为和物,只教人生死相许,好多小朋友推荐这句,说印象最深刻,可惜这句也不是金庸的原创,元好问才是。 不能不承认,金庸小说对文革后一代人普及中国古典文化贡献极大,很多人是从金庸小说第一次读到孟子、庄子、论语、诗经、佛经、一些诗词里的章句,为他们打开了走向中国古典文化的一扇门。 最后我想说的是,尽管金庸小说整体上写得比古龙要好,内容更宏大,思想也更深刻,但就创造的名句来说,金庸最流行的十句,也抵不住古龙的一句。 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! 没细究之前,我一直以为这句话,是一句俗语,或者是出自古人,谁知道竟是出自古龙,(《三少爷的剑》、《楚留香传奇·午夜兰花》)。正因为人们说起来的时候,都忘记了古龙这个原作者,才更显出这句话的深入人心。 仅有这一句,古龙这一辈子就值了! ————- to come: I flew!

Posted in amusements, ZT/reposts | Leave a comment

OKCupid Slut vs. Ass

Don’t know if these entries are true or not.. but they were interesting to read “Slut”: http://www.vannalexandra.com/?p=489 “Ass”:http://gizmodo.com/5818612/the-day-i-discovered-that-im-an-ok-cupid-asshole

Posted in relationships, ZT/reposts | Leave a comment

el-oh-el XD zt

  HOW TO: Solve cross browser compatibility issues by Steve Lambert Internet Explorer 6 – the bane of web developers everywhere. How do you create modern, standards compliant web sites for a browser that never met standards? Fix your issues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funny, tech, ZT/reposts | Leave a comment

hmm… ZT

不敢说我认同或不认同。。。但是貌似写得挺有道理的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年轻时,很容易被“我们很相爱”感动,慢慢经历了一些事情,对于相爱这事儿多 少存了一点疑心。如今,倘若一对男女决定在一起,我更希望听到他们自信满满地说, 我们在一起,真的很合适。 不久前,在网上遇到大学同学。他曾与我的室友爱得轰轰烈烈,死去活来,毕业后 ,他们却分手了。忍不住打听分手原因,他倒也坦然,直言两人在一起不合适。他如今 的太太是一个小职员,典型的贤妻良母。如今,他功成名就,她则甘愿做配角。我的确 无法想象,我那位室友,如今同样功成名就的女强人,能够为了哪一个男人,而放弃自 己的追求。 在爱情中,惺惺相惜最重要,而婚姻考验的是兼容性。两个同样高品质的零件,不 在一台机器上时,彼此倾慕,放到一台机器上运转,却往往你磕了我,我碰了你。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有风险的,然而,如果觉得只有爱情就可以结婚,恐怕风险更大 。“如果觉得合适就结婚吧”,这是无数母亲面对女儿的终身大事时的态度。她没有说 爱,而说合适,不是因为“爱”这个字眼她说不出口,而是经历了漫长婚姻生活的母亲 们,看重的不再是爱,而是合适。 大仲马说:“争吵与伤害,正是试探爱的手段。”每一个有过深爱的人都应该清楚 ,当你很深地爱着一个人时,往往无法容忍平淡。隔三差五就要制造事端,让双方的情 绪陷入谷底。从谷底挣扎起来的疼痛感是对爱最好的证明。 爱得死去活来的恋人,在老辈人看来,多半不宜走入婚姻,所谓“深爱不寿”。或 者干脆来个爱情马拉松,先磨合到“合适”,再谈论婚姻。 所谓合适,代表的是一种比较舒适的状态。很可能因了舒适,便产生习惯,因了习 惯,而造就平淡。没有了三天一吵,两天一闹,也就没有了刻骨铭心的爱与恨。它的前 提是,两人在性格上能够容忍、互补。不合乎常理的爱情最美丽,合乎常理的婚姻才最 长久。婚姻都是对爱情最严重的磨损,爱的升华也好,亲情的建立也好,总之是跟爱情 没什么关系了。 随着磨合的加剧,相爱时被刻意忽略的性格上的不和谐会越来越明显。爱情讲究的 是“共性”,而婚姻则讲究和谐的“差异性”,唯有取长补短,才能避免磨合得皮开肉 绽。 而那些曾经让我们欲仙欲死的忧郁的人、浪漫的人、多情的人、超酷的人,他们适 合与大多数女人恋爱,却不适合与大多数女人结婚。如果你不是大野洋子,绝对不要指 望能降伏约翰•列侬。 “我觉得你们在一起不合适。”当有亲朋好友如此评价你们的关系时,绝对不要一 笑置之。不妨想想,我们究竟哪儿不合适,是可以克服的,还是很难克服的,是旁人的 错觉还是果有其事。女人当然是理智越少越快乐,谈一辈子恋爱更快乐,问题是,你能 跟谁谈一辈子恋爱呢?

Posted in relationships, ZT/reposts | Leave a comment

孙悟空与佛祖的对话 ZT

有一天,悟空问佛祖:什么是愛情? 佛祖说:我请你穿越这片稻田,去摘一株最大最金黄的麦穗回来,但是有个规则:你不 能走回头路,而且你只能摘一次。 于是悟空去做了。许久之后,他却空着手回来了。 佛祖问他怎么空手回来了? 悟空说道:当我走在田间的时候,曾看到过几株特别大特别灿烂的麦穗,可是, 我总想着前面也许会有更大更好的,于是没有摘;但是,我继续走的时候,看到的麦穗 ,总觉得还不如先前看到的好,所以我最后什么都没有摘到。。。 佛祖意味深长地说:这,就是愛情。 又一天,悟空问佛祖:什么是婚姻? 佛祖说:我请你穿越这片树林,去砍一棵最粗最结实的树回来放在屋子里做圣诞 树,但是有个规则:你不能走回头路,而且你只能砍一次。 于是悟空去做了,许久之后,他带了一棵并不算最高大粗壮却也不算赖的树回来 了。 佛祖问他怎么只砍了这样一棵树回来? 悟空说道:当我穿越树林的时候,看到过几棵非常好的树,这次,我吸取了上次 摘麦穗的教训,看到这棵树还不错,就选它了,我怕我不选它,就又会错过了砍树的机 会而空手而归,尽管它并不算我碰见的最棒的一棵。 这时,佛祖意味深长地说:这,就是婚姻。 还有一次,悟空问佛祖:什么是幸福? 佛祖说:我请你穿越这片田野,去摘一朵最美丽的花,但是有个规则:你不能走 回头路,而且你只能摘一次。 于是悟空去做了。许久之后,他捧着一朵比较美丽的话回来了。 佛祖问他:这就是最美丽的花了? 悟空说道:当我穿越田野的时候,我看到了这多美丽的花,我就摘下了它,并认 定了它是最美丽的,而且,当我后来又看见很多美丽的花的时候,我依然坚持着我这朵 最美的信念而不动摇。所以我把最美丽的花摘回来了。 这时,佛祖意味深长地说:这,就是幸福。 悟空又有一天问佛祖什么是外遇? 佛祖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。可以来回走,在途中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。 悟空又充满信心地出去。 两个小时之后,他精神抖擞地带回了一支颜色艳丽但稍稍焉掉的花。 佛祖问他:这就是最好的花吗? 悟空回答道:我找了两个小时,发觉这是最盛开最美丽的花,但我采下带回来 的路上,它就逐渐枯萎下来。 这时,佛祖告诉他:那就是外遇。 又有一天,悟空又问佛祖什么是生活? 佛祖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。可以来回走,在途中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。 悟空有了以前的教训,又充满信心地出去。 过了三天三夜,他也没有回来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Chinese, life lessons, ZT/reposts | Leave a comment

取名的乐趣 (ZT)

国人取名的乐趣,到了公元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次人口普查,似乎又上了 一台阶。有好事之人谎称从普查资料中搜集整理,得出了一些令人捧腹的名字,特 此摘录如下: 刘产,赖月京(还是个男的!),范剑,姬从良,范统,夏建仁,朱 逸群,秦寿生,庞光,杜琦燕,魏生津,矫厚根,沈京兵,杜子腾,史珍香,皮彦 腾,胡树宝,胡哲腾,毕孔茂,夏三兰,范莎,节雯。其中“史珍香”获得最有人 气奖的桂冠。

Posted in Chinese, funny, ZT/reposts | Leave a comment